滿園花盛開,拓荒人何在?——緬懷我國醫學美學與美容醫學學科園地拓荒者之一許文博副會長
發布日期:2018-11-12 10:22:18 來源:中華醫學信息導報 作者:中華醫學會醫學美學與美容學分會原主任委員 彭慶星 瀏覽次數:

寫在中外首部《醫學美學》出版30周年之際


  1988年8月,天津科學技術出版社出版了筆者與醫學人文學家、原上海第二醫科大學人文社科部主任邱琳枝教授共同主編的中外首部《醫學美學》。隨后,一批有志于醫學人文與相關臨床醫學融合的學者,在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道路上勠力同心、和衷共濟,順應現代醫學模式轉變大勢,開辟了當代中國醫學美學與美容醫學整體學科這兩門新興學科(以下簡稱“兩門學科”),創建了一個美麗的園地。2018年,恰逢《醫學美學》出版30周年之際,這片當年寸草不生的蠻荒之地已是百花盛開、滿園春色,撫今追昔,我們更加懷念其拓荒者之一許文博副會長。

  20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許文博教授是中華醫學會主持工作的常務副會長。正是他,直接參加并引導我們開辟了今天這片百花盛開的學科園地。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

許文博教授(1929.10—1994.6)


  1988年12月下旬, 筆者應河北省職工醫學院之邀,在保定為該校健康教育專業講授“醫學美學”課程。這是我國在醫學院校正式教學計劃中開設“醫學美學”課的最早記錄。我于行前計劃在完成這次講課任務后,專程進京向中華醫學會領導系統匯報“醫學美學”學科的定義、任務、作用以及有關學科發展的新思考,希望中華醫學會這個醫學界的權威學術組織能夠給予“醫學美學”的發展大力支持。

  無巧不成書。恰逢許文博副會長也同期應邀在該校衛生管理系講授“醫學教育學”課程。一見面,我就將一本早已寫好贈言的拙著《醫學美學》敬贈給許副會長。他一邊揭開書封,一邊高興地說:“謝謝,聽說過有這本書?!苯艚幼乓⒘艘環揮醒跫壑檔畝曰啊?br/>

  許說:“你在書上說,醫學美學是一門關于維護和塑造人體美的科學。那么,現在臨床上有人開展的所謂‘皮膚美容’‘美容外科’等是否也是為了維護和塑造人體美呢?”

  答曰:“當然是!維護和塑造人體美是全書理論的核心。應該以這一理論為基礎把醫學領域中的一切與‘美和審美’有關的理論思想與技術實施集中起來,組合為一個新的學科領域,形成一種學術合力。這不是主觀想象,而是對這類客觀存在的醫學現象的一種認識?!?br/>

  許說:“有道理!你們的研究很有特色,是現代醫學模式轉變的必然產物。你們應該進一步旗幟鮮明地討論這個問題,把醫學領域中的一切‘美和審美’當作‘學科研究對象’來探討,把‘醫學美學’當成一門‘學科’來研究?!?br/>

  答曰: “ 我們正是這樣認識的。學科研究對象的明確,是任何學科存在的客觀依據。我們還想在‘維護人體美’這個宗旨下,申請建立一個學會?!斃砦剩?“ 你們考慮的是‘一級學會’,還是‘二級學會’?”

  答曰:“當然是想申報‘二級學會’,成為中華醫學會大家庭中的一員。安徽省醫學會已有一批臨床醫學專家與理論醫學專家結合起來這樣做了,他們打算明年春夏間正式開會成立省里的學會。我想借這個機遇,進一步聯絡全國有關同道共同申報成立全國性的二級學會?!?br/>

  “這想法很好”,許副會長接著說,“你們寫個報告來,有3名以上專家簽名就可以……”

  我對上述談話心領神會。當晚,就在保定這所大學的招待所里,給原安徽醫學院孫少宣教授寫了一封長達3頁材料紙的信,暢談我與許副會長交談的情況,提出一系列安排和設想,并鼓勵他“立足安徽,面向全國”。這就是1989年4月18日由全國50余名學者匯聚合肥,由郭因、孫少宣、趙永耀和筆者共同主持召開“中華醫學會醫學美學與整容學會籌備協商會議”的由來。全體與會專家簽署了向中華醫學會申請成立全國性學術組織的報告。沒有到會的張滌生、宋儒耀、邱蔚六等老前輩也分別致函孫少宣表示祝賀,并委托孫代表他們在申請報告上簽名。

  無獨有偶。在我們給中華醫學會呈送報告的前后,還有王高松、張其亮、袁兆莊、李樹萊、楊希鏸等專家給中華醫學會呈送了申請成立“中華醫學會皮膚美容學會籌備委員會”的報告。1989年7月,經中華醫學會時任會長陳敏章主持的“中華醫學會第20屆常務理事會第3次會議”反復論證,決定將兩個“籌備委員會”整合為“中華醫學會醫學美學與美容學分會”,會后下達了[89]醫會字第48號批文。同年10月31日,在許副會長和張浩然副秘書長主持下,這個學會的“七人籌備組”(丁惠蓀、王高松、孫少宣、辛時林、張其亮、袁兆莊、彭慶星)在京成立,分別由筆者和張其亮任正副組長。

  經過一年的緊張籌備,“分會”組織于1990年11月14日在武漢正式成立。許副會長囑托張浩然副秘書長代表他在大會上發言,高度評價了醫學美學學科,并指出:“幾年來,由于我國理論和應用醫學界的廣大專家、特別是一批中青年專家的刻苦鉆研和努力探索,醫學美學及一門相關的應用醫學學科——醫學美容學得到了較好的發展。20世紀80年代是我國醫學美學發展和研究的高潮,無論規模和范圍,或者深度和廣度都超過以往的年代。醫學美學和美容醫學的學科體系初見端倪,并開創了一個良好的局面,得到國內外同仁們的普遍贊揚和支持,為我們這個新學會的成立奠定了理論上、實踐上和學術隊伍上的良好基礎?!?br/>

  “醫學美學之所以能夠成為一門新的學科,無疑與‘健康’概念的更新和現代醫學模式的轉變相適應,與當前社會人群不斷增長的醫療保健和健美需求相適應。隨著改革開放,經濟繁榮,社會發展,人們在精神上、生活上多樣化及和諧美化的要求日益高漲。因此,醫學美學也就成為人們所矚目的一門學科,成為當代新科學技術革命浪潮中一束飛濺的浪花?!?/p>

  會后,許副會長對我們這個新興專科分會的各項工作給予了許多具體的指導和支持,并對其整體學科的建設和發展寄予了極大的期望。那些年里,他常常邀約我們分會的專家向他匯報民主辦會和學科建設的進展情況。當年,他還兼任“中華醫學會醫學教育學分會”主任委員之職。因此,他還多次以該分會的名義與我們分會合作,由兩個分會聯合召開學術研討會,先后就醫學美學在醫學院校各專業教育中普遍開課、美容醫學的專業化教育等課題進行研討,為我國的醫學美學與美容醫學教育事業的創立和發展奠定了學術基礎。

  1993年4月20日,許副會長為我們“分會”的《簡報》第40期題詞:“為人類的健與美——這個21世紀的醫學做貢獻!”1994年春,他因病在中日友好醫院住院期間,張其亮、孫少宣和筆者等多次前去探望,他每次所告誡的也是這句話,語重心長,令人難忘!

  1994年6月16日13時許,我國著名醫學教育家、人文醫學家、杰出的學會工作者、中華醫學會原副會長許文博教授與世長辭!我和我的同道們沉痛哀悼由衷敬佩的許副會長,并為他贈送了挽詞:“深切緬懷中國當代醫學美學與美容醫學學科園地的拓荒者許文博先生!”

 

作者簡介

  彭慶星,宜春學院主任醫師、教授。1989—2015年,歷任中華醫學會醫學美學與美容學分會籌備組長、副主任委員、主任委員等。自2001年以來,同時歷任中國醫師協會美容與整形醫師分會主任委員、名譽會長,歷任中國高等醫藥院校美容醫學專業教材評審委員會主任委員、名譽主任委員等。曾獲教育部“全國優秀教師”、中國科協“優秀學會工作者”稱號,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2006年11月,獲“中國醫師獎”;2011年5月,被國際美學醫學聯盟(UIME)授予學科建設“鉑金獎”等。 

  20世紀90年代初中期以來,分別受聘為《中華醫學美學美容雜志》編輯委員會副總編輯、總編輯,《中國美容醫學》雜志編輯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國美容整形外科雜志》編輯委員會名譽主編,《中國醫學倫理學》雜志編輯委員會委員,《醫學參考報·美容醫學頻道》名譽主編等。主編(或獨著)著作52部,國內外發表學術論文260多篇。

(摘自《中華醫學信息導報》2018年第33卷第15期)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